溪洲部落豐年祭 回歸傳統重新出發

2008/09/07

楊荔蕭立 ◎苦勞網

 

       1984年,來自花蓮縣苓雅部落的阿美族人在幾乎沒有任何人力物力輔助的情況下,自發性
地在位於溪洲部落後面的砂石廠空地上,舉辦了他們睽違已久的豐年祭。參與者只有稀稀落落的
20人不到,然而對族人而言卻是意義深遠。因為,這是他們自離鄉背井以來,首次在陌生的都市
裡找到了傳統的依歸。出於這份承襲祖先文化的信念,儘管外在條件惡劣,他們還是咬緊牙關,
堅持一年接著一年地辦下去。

 

       96日,在台北縣新店市安康區,那位於碧潭橋邊的溪洲路上,阿美族人嘹亮的歌聲再度響
起。一年一度的「原住民豐年歌舞祭暨文化傳承活動」正如火如荼地進行,以「
2008想念故鄉
Lingacay(苓雅部落)」為題,重現傳統祭儀,感謝祖先、眾神在過去這一年來的護佑和賜福。

 

         零時零分,隨著火舌的猛烈竄起,紅紅火光映照著每個圍著火堆跳舞的部落青年。熱情洋溢
的青年歌舞祭,正式揭開了祭典的序幕。歌舞祭持續了約
30分鐘,後青年們便在手持竹杖的部落
長老的帶領下,挨家挨戶地拜訪。而受訪的主人家則必須按照習俗,回以每一位前來者一杯酒或
茶。有趣的是,若是對方所提供的酒無法招待所有的人,青年們還會跳起舞來
──跺著腳、擺動
頭部和雙手的模樣,彷彿在告訴主人家「不給酒就不走」,煞是有趣。

 

         據豐年祭籌辦人之一的該映表示,逐戶「報信息」的活動,是往年所未見的。今年之所以會
有這樣的安排,主要是為了配合「想念故鄉
Lingacay」的主題,想把回歸傳統的心情呈現在系
列活動與祭儀的規劃上。不僅如此,為了能更完整地保留阿美族的傳統精髓,早在豐年祭之前,
溪洲青年便在原鄉頭目及長老們的支持下,回到位於花蓮縣玉里鎮的苓雅部落重新進行田野採集

 

        「報信息」活動結束後,部落青年陸續回到被熊熊柴火所照亮的祭場。頭目和青年會長進行
簡單的訓話,接著便緊鑼密鼓地投入排練白天祭儀將表演的「勇士舞」。雖然只是練習,但是四
周圍觀的眾人還是不由自主被那高潮之際,快速旋轉的舞步所帶動,歡呼喝采起來。頭目此時則
拿著酒杯,一一請在場的人士喝酒。原定通宵的活動,到凌晨
2時左右便告一段落。族人紛紛準
備回家休息,好待能養足精神迎接早晨一連串的祭典活動。

 

         數小時後,暗夜退去,直灑而下的陽光宣告著白天豐年歌舞祭的開始。除了部落的人外,在
撘建的布棚內也坐滿了關心原住民文化的朋友,不少議員也前來觀禮。同樣面對拆遷危機的三鶯
部落更遠從三峽鎮趕來參與其盛,場面好不熱鬧。現場也有攤子擺賣原住民傳統食物、衣著飾品
等助興。然而,今天眾人注目的焦點還是聚集在
1030分的迎靈祈福儀式。重頭戲開始前,先是
由部落青年會帶來他們之前不斷彩排練習的勇士舞。

 

         青年們在艷陽下手搭著手圍成一個圈,賣力地舞者。腳踝上的鈴鐺隨著整齊的步伐,在吟唱
的歌謠裡有節奏地打著拍子。在這些大汗淋漓的青年中,除溪洲部落青年會,有不少更是從原鄉
到都市念書的學生,因為住在這一帶,所以也被拉進來共襄盛舉。爾後,部落的長老們便在勇士
舞的召喚下,於青年會圍起的圈子裡就坐。此時部落青年停下舞步,身著傳統阿美族服飾的婦女
將祭品拿出,交予頭目。這六樣祭品包含米酒、小米酒、糯米酒、小米、南瓜和芋頭,代表部落
整年下來的豐收成果。

 

         接著,頭目便打開酒甕,感激上蒼在過去一年裡對部落族人的庇祐。鞭炮聲驟然響起,頭目
將含入嘴裡的酒噴出,象徵每一個人都能在祖靈的祝福下平安、健康。由於部落習俗規定迎靈儀
式只能由男性進行(女性負責送靈),所以在迎靈祈福結束後,部落的婦女才陸續加入跳舞的陣
容。此時不分男女老幼,大夥兒圍成了兩個圈,男在外女在內。眾人傳著飲用竹筒盛起的米酒,
在歌舞中表達了對祖靈及原鄉的崇敬之情。

 

         溪洲部落的頭目娘吾賽撒巫瑪在受訪時指出,隨者時代的演變,傳統嚴肅、禁止外賓參與
的豐年祭,也轉而以歡慶節日的活動型態呈現。兩個月的籌備期,由於部落的族人各有工作,要
召集大家確實面臨很大的困難。然而,不願傳統文化就此斷根,在眾人的努力不竭下,總算才有
了眼前這一場豐年祭。吾賽
撒巫瑪感慨道:「最辛苦的工作是什麼?就是文化的工作……去傳
承的人,就是奉獻與犧牲。」
她補充,面對文化斷層的問題,部落長老們從來就煞費苦心地,以
各種方式來拉近移居北部的新一代部落青年和原鄉的距離,盼能令他們重拾對文化的認同。從現
場部落小女孩穿著母親略嫌寬鬆的傳統服飾,在舞祭場蹦蹦跳跳的模樣看來,更是可以想見那份
來自母親傳承的心意、來自母體文化的薰陶,在族人堅持的守護下,從小便開始一點一滴地進行
灌溉。

 

         這一場豐年祭對80多戶的阿美族人而言,除了傳承文化以外,還包含了另一層特殊的意義。
去年,部落收到了縣府原民局捎來的部落拆遷說帖。當時,據吾賽
撒巫瑪表示,他們還以為富
源的年祭將是最後一個豐年祭了。沒想到今年還能順利舉行,因此心情顯得特別地感恩。吾賽

撒巫瑪透露,原計畫在豐年祭上,呈現一齣有關拆遷議題的短劇表演。唯最後出於不想讓部落的
問題影響了整個安康區豐年祭的籌辦過程,所以還是打消了念頭,而選擇在現場簡單地發放小冊
子,讓前來的人也能對溪洲部落所遭逢的困境有所關注。

 

資料來源:苦勞網 http://0rz.tw/b94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thro 的頭像
Anthro

人類學現場

Anth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