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勞工=弱勢  ?                

◎周焦郁寧 鄭思恆 黃淥 

 

  初次見到阿蘭,臉上畫著淡淡的妝,腳上蹬了一雙粉紅色的高跟鞋,當我們與
她交談時,她總是有些靦腆又真誠的笑著。一旁中風的爺爺是阿蘭照顧的對象,
為了訪談的需要,嬌小的阿蘭有技巧的拉起爺爺、攙扶著他到臥房休息。望著阿
蘭用小小臂膀支撐著年邁爺爺的身影,我們心想接下來的訪談或許又是一段辛酸
的異國故事。


  阿蘭,越南人,今年四十七歲,育有一子一女,來台至今四年半,會說越南話
和簡單的中文。與許多外籍勞工一樣,因為在越南的工作難以負擔生活開銷,便
來台灣賺取子女的教育費用,同時存錢作為自己的老年生活金。

 

  第一任雇主要求她除了合約上看照病人的工作以外,一天還必須再多打掃三層
樓、擦拭全棟的玻璃。阿蘭向雇主抗議,找越南仲介來協調,讓自己不是弱勢的
一方。

 

  後來,仲介在轉移雇主的空檔介紹她去作非法女工,雇主不准她自由外出、聊
天,甚至威脅她說若是被警察看見,她便會被送回越南;聰明的阿蘭知道倘若自
己真的被警察看到,那絕對是雇主有麻煩,而非自己。因此,她背下勞委會的電

話、記下雇主的名字和工作地址,當雇主再次威脅她時,阿蘭清楚的告訴雇主自
己所掌握到的資訊,讓雇主當場嚇的下跪求饒。

 

  現任的雇主善待她,雖然幾乎要全年無休的照顧爺爺,但因為雇主給予她充分
的空間與自由,因此她做得很愉快;不單單只是照顧老爺爺,她還會在閒暇之餘
去做資源回收、種豆芽菜、用別人不要的布料縫製漂亮又新潮的衣服…生活的非
常充實。

 

  我們總是將外勞與弱勢畫上等號,覺得他們是無法為自己發聲的一群;但是,
阿蘭不太一樣,她顛覆了我們對外勞受欺壓的刻板印象。阿蘭用心的了解制度,
不讓自己遭受不合理的待遇,機敏的處理自己碰到的任何情況。她不像我們時常
看到的可憐無助外籍工作者,阿蘭懂得保護自己。

 

  訪談接近尾聲時,我們讚美她的態度與做法,她得意的對我們說:「如果別人
對我好,我也一定會對他好;但是如果別人欺負我,我也一定會反擊!」阿蘭,
她真的很厲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thro 的頭像
Anthro

人類學現場

Anth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