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5 中國時報 【林瑋嬪】

     去看《阿凡達》之前,我收到一個學生傳來簡訊。他說:「老師,如果我們有機會
可以去潘朵拉星球做田野,應該很不錯!」看完電影後,我回他:「傑克不就已經在那裡
做田野了?」他恍然大悟說:「噢,對啊!」


     人類學可以提供我們另一個視野來賞析《阿凡達》這部電影,同樣《阿凡達》也可
以幫助我們瞭解人類學的一些基本概念。影片中傑克的工作非常類似人類學者從事的田野


     「田野調查」是人類學者用來瞭解異文化的研究方法,它透過與當地人生活在一起
來瞭解他們的文化。與納美人一同生活的傑克不但體現了這樣的研究方式,他與酋長第一
次接觸的對話即精確地表達人類學的概念。當酋長問他:「你來做什麼?」時,傑克回答
:「我來向你們學習」。換言之,傑克與納美人相處的出發點不是從教導對方英文、給他
們醫藥治病著手,而是如同人類學者一樣,從謙虛地學習他們的文化開始。


     那麼,要怎麼學習與瞭解納美人的文化呢?正如人類學家瞭解異文化一樣,傑克花
心思在語言學習上。他用心揣摩「I see you」的意義,記住每一個地方人物的特徵。他
也從生活中學習納美人日常生活的知識,他與女主角一起在叢林山谷奔跑,學習騎馬、打
獵、以及如何從高處一躍而下而不受損傷的方式。透過這個過程,他逐漸仰賴他的身體(
Avatar),而不是純粹由智識來瞭解他所在的世界。從而逐漸領悟到在納美的世界中,人
與植物、動物之間相互尊重並緊密的連結。並進入最後一個階段:尋找自己的「靈鳥」。


     尋找靈鳥是傑克的「成年禮」。靈鳥憩息在遙遠山谷,人必須攀越高山峻嶺才能到
訪。這整個過程正是驗收傑克種種學習成果的機會。傑克尋找靈鳥的過程也告訴我們在納
美世界中,主人與靈鳥的關係亦非建立在單向的「馴服」概念,而是在兩者建立盟約後的
心靈相通。只有在通過重重考驗、學習到納美人的知識、以及具有在當地生活的能力後,
傑克才能真正成為納美人的一份子。這時他為當地人所信任與接納,並在當地社會具有發
言權。


     而傑克定期地將他學習到的納美知識透過影像紀錄下來,如此也與人類學者必須每
天晚上趁記憶鮮明時撰寫田野筆記,記述當日的所見所聞類似。這些材料後來便成為人類
學專書-民族誌-的資料來源。如電影中出現的《納美人》一書(The Navi),人類學中
相當有名的一本民族誌就叫做「努爾人」(The Nuer)。


     然而我們或許會問,這樣的知識有什麼用?我們看到平時傑克(或人類學家)是兩
個不同文化間非常重要的溝通者。在重要的時刻,他們可以與當地人一起努力,幫助他們
反抗不平等的待遇。在這部影片中,我們甚至看到傑克如何阻擋一個生態的浩劫。


     我們可以說傑克是銀幕上的人類學家。因為他如同人類學者一樣,嘗試從當地人的
角度告訴我們異文化的可貴。透過他的親身經驗與傳遞,我們得以認識自己的盲點,反思
人類毫無節制之科學文明帶來的禍害。(作者為台灣大學人類學系副教授)

創作者介紹

人類學現場

Anth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